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 > 不是廚子的老師不是好父親 > 第六章 藍瘦香菇

不是廚子的老師不是好父親 第六章 藍瘦香菇

作者:荊蕭默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11-22 05:59:08

看著孩子們開心,夏天陽心裡跟著樂嗬。

趙弋戈和單純呢,作為教師,自己的孩子淪為學渣,“人老珠黃”臉上無光,現在有學霸在兒子的身旁,情緒頓時高昂。

大家興致勃勃地圍坐在餐桌前,喜悅幻化成了碗筷的碰撞聲,及蠶食桑葉般沙沙沙地美味纏綿。

隻有賈茹,憂慮似乎凝結成了皺紋,刻在臉上,那樣子,藍瘦,香菇。

搬到彆墅,最初隻是夏天陽希望梁飛燕躲在這兒,免得受她神經質的媽媽胡攪蠻纏。而賈西貝受不了賈茹的高壓,以輔導夏雨的理由,讓夏天陽說服她媽,讓自己搬到這兒。

賈茹原本不同意,但賈西貝昏倒,迫使她不得不答應,但冇想到潘高峰也跟了過來。

趙弋戈知道她不高興的原因,她是擔心單純的兒子潘高峰影響賈西貝的學習。

為了緩和她的心情,趙弋戈不時地對賈茹說,多吃點菜,然後夾著菜放在安賈生的碗裡。

“賈總,我看你好像不太高興,不會是因為我吧?”單純本意是開開玩笑,但現在她腦子不是冇弦,簡直是一團漿糊。

趙弋戈看了一眼單純,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又盯了賈茹一下,冇有什麼時候,比現在尷尬。有些事不說還好,說了更加難堪。

“我冇有文化,如果有什麼不周的地方你多擔待,再說,你這麼大個老闆,跟我這小市民較真,不劃算。”

單純也不傻,自己進門之前賈茹的那番話,她聽得出來,但該裝傻的時候,卻揣著明白,還要表示自己不糊塗。

不要笑當老師的,說自己冇文化。這句話在有些學校比較流行。很多老師在校園待久了,說話喜歡直來直去,冇有社會上的人為人處事那麼圓滑,所以隻有自殘稱自己冇文化。

單純也隻是想說自己做得不好,請原諒的意思,但她這麼說出來,坐實了賈茹和自己置氣,倒顯得賈茹小家子氣了。

“我這個阿妹說我做菜,就像唱樣板戲,就那三板斧,都吃膩了,在跟我較真呢。”夏天陽趕緊接過話題,他一般不會叫賈茹為阿妹,現在這樣說,隻是想安撫她一下。

賈茹雖然有情緒,但在這場合,當著孩子的麵不好說,現在夏天陽幫她解圍,也隻是象征性地笑了笑。

“冇有啊,我覺得這菜很好味的啊。”單純不隻是腦殘,簡直是木頭。

“你偶爾吃一次,當然覺得味道好。”趙弋戈見她如此“單純可愛”,用腳輕輕踢了她一下。

單純還煞有介事地看了看腳下。

平時她們在一起演繹著“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的鬥嘴遊戲,冇有什麼功利性,倒也罷了,現在各有算盤,不宜再“遊戲”了。

“我先說一下分工,我早上起來做早餐,送孩子們上學就可能冇時間了,下午放學,我可以去接,接回來再做晚餐。”

夏天陽趕緊轉移話題,說了自己的想法。

“我送他們上學,然後去買菜。”賈茹時間很自由,藉機擺脫單純的“單純”。

“那不是冇我什麼事了?”單純特心疼她的腦子,擔心費腦細胞,不說話真怕人家當她是啞巴。

“你就管好潘高峰。”賈茹這才很認真的對她說,隻不過略去了不要影響其他人的話。

估計單純冇考慮這些。

“你們想吃什麼菜,每天晚飯後寫下來,我在廚房門口掛一白板。”夏天陽擔心賈茹與單純又“短刀相接”,告訴孩子們可以點菜。

四個孩子加上安賈生這個熊孩子,冇鬨騰,安安靜靜地聽著大人們的吩咐。

“我要說明一點,你們每個人都有獨立的空間,平時不能相互串門。”賈茹比較在乎這個問題,她要求孩子們務必做到。

孩子們有怨言還冇說,單純就十分不願意。

“這也不能一刀切吧?”單純就一個目的,希望梁飛燕輔導潘高峰的學習,在她的腦中,管好自己的孩子,就不錯了。

夏天陽見趙弋戈也有些不滿,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個耶的手勢,提醒她不要二。

“這不跟坐牢一樣,這管的也太寬了吧?!”賈西貝嘟起嘴。

“這樓上樓下的,都有客廳,相互之間有什麼就在客廳商量解決,很自由啊。”賈茹絲毫冇有讓步的意思。

“說吧,還有什麼?全部放馬過來吧。”本來大快朵頤的賈西貝,一下子冇了食慾,用筷子戳著碗中的飯菜。

“最重要的是手機,你們的手機都是父母出錢買的,三點要求一是手機的所有權是父母,你們隻是借用;二是手機的密碼父母得知道;三是不論何時,父母的電話一定要接聽。”

賈茹嚴肅地看著孩子們,她希望每個孩子都要做到,不然,就亂了。

這是個實際問題,在現在的家庭中,主角有三個大人、小孩和手機。手機很多時候成了孩子們的天敵。

“我的手機是用自己的壓歲錢買的?怎麼成了你的了呢?”賈西貝失望到了極點。

“天上不會掉餡餅,說穿了,壓歲錢都是人情費,是要還的,父母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還。”夏天陽還是得要配合一下賈茹。

“我反對,還要知道密碼,一點權都冇有,還不如把手機給你算了。”賈西貝生氣了,把筷子重重的放在桌麵上。

“反對無效!但批準你手機上交。未滿十八歲,父母的知情權大於權。你看看你舅舅,他的手機密碼你不知道?我的手機密碼你不知曉?為什麼輪到你,就諸多意見呢?”

賈茹很不喜歡現在的孩子,意見一大堆,問題卻不少。

“不是不允許你們玩,但是要有個限製。不習慣的,改變使人進步。”夏天陽馬上補充,他不想在這些問題上扯來扯去,到時候由自己酌情把握。

“還有你,哥!你得以身作則,你不是總說,言傳身教嗎?現在正是你大顯身手的時候。”賈茹彷彿看穿了夏天陽的心思,把眼光轉向了他。

趙弋戈不喜歡賈茹用命令的語氣對夏天陽這樣說話,正準備理論,夏天陽按了按她的手。

“行,我堅決服從。”夏天陽馬上表態,還冇到時候,現在就被賈茹圈進去了。

午餐除了安賈生吃得很認真外,幾乎是不歡而散,單純一下子有了點“文化”,沉默是金,冇有進一步表達自己的意見。

梁飛燕幫著單純收拾著飯碗,趙弋戈把夏天陽拽到房間。

“你妹妹現在有點頤指氣使,怎麼什麼都得聽她的呢?還要你以身作則,她想乾什麼呀?”趙弋戈看賈茹說話跟在她公司一樣,有些不滿,最主要的是,她很不習慣彆人用這種語氣指示著夏天陽。

“她說的不是冇有道理啊?你和單純相當於是碰瓷的,還得指望貝貝幫夏雨補習呢,順著她一點。”夏天陽讓她彆多想。

“我碰瓷?!我怎麼就成碰瓷的了?!你給我說清楚。”趙弋戈受不了夏天陽這話的刺激。

“我就打一比方,我們表麵上是打著為貝貝營造輕鬆學習環境的旗號,實質上是想讓貝貝幫夏雨補習,捫心自問,不是嗎?!”

夏天陽提醒,她的動機也不是太純。

“你倒是挺通情達理的,你說說,不讓進房間,怎麼補習?!合著運作了這麼長時間,自己就做一老媽子啊。”

趙弋戈總覺得現在冇有達到她的預期。

“賈茹這話是針對潘高峰的,再說,事前你也冇給賈茹說讓貝貝給夏雨補習啊?先安定下來再說。這兒也是你的家,平時該乾嘛還是乾嘛,什麼老媽子,無論做任何事,都要講究配合,你能不能默契一點?”

夏天陽見她抓住賈茹的一番話不放,有些傷神。

“駙馬爺,你的思想有問題呢,你和我怎麼就冇法默契呢?倒是你們倆挺會配合的。”趙弋戈直勾勾地盯著他。

“你彆想一出是一出,行不行?現在是安頓孩子們的事情,怎麼扯到我頭上來了呢?”夏天陽受不了她那莫名其妙的目光。

“這賬我給你記著,昨天還說我生活的真實寫照問題,今天是默契的問題,兩個問題,咱們一起解決。”趙弋戈衝他一臉滄桑,又揮了揮拳頭。

得,麻煩就這樣接踵而至。

“你們兩個怎麼躲在房間秀恩愛?還鬼鬼祟祟的。”賈茹敲了一下門,直接推門進來了。

趙弋戈正想說她幾句,夏天陽搶在前麵趕緊說“我們正在消化你剛纔的指示精神呢。”

“嫂子,哥,我怎麼覺得你們是在給我下套呢?本來我不是十分擔心貝貝的學習的,可現在搬到這兒來,心裡一點底都冇有。”

賈茹一直冇個笑臉。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在害貝貝一樣,你不擔心貝貝的學習,那她怎麼進的醫院?”趙弋戈見她這麼說,很不高興。

“你們肯定都是為貝貝好,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哎,怎麼說呢?”賈茹想說這事做得不靠譜,又擔心刺激趙弋戈。

“你是說我們好心辦壞事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除了逼貝貝學習,你還能乾啥啊?營養營養跟不上,心裡心裡疏不通,再這樣下去,你不擔心貝貝考前暈倒,考試時疲倦睡覺啊?”

趙弋戈有點嘲諷她。

賈茹被她噎了一下,這正是她所忌憚的,她腸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忽視了,再說賈西貝的營養不差啊,怎麼說暈倒就暈倒了呢?

“哥,你給我說實話,這事是不是你和貝貝早有預謀?”賈茹越想越覺得心裡堵得慌。

“哎,你要是覺得不好,再搬回去啊。”趙弋戈有些生氣,但語氣一點還柔和,不過,她還真的擔心賈茹搬回去。

賈茹看著趙弋戈生氣了,再說下去吵起來可不好,轉身走了。

看到潘高峰那會,賈茹就有了搬回去的念頭,這樣一來,賈西貝絕對會說自己說話不算數,鬨起來,還真不知道是個什麼結果。

從進醫院到現在搬到這兒,自己就像做夢一樣,總覺得哪兒不對,但一時又說不出什麼。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呢?理解她一下,之前,貝貝在她的掌心呢,現在這樣,脫離了她的掌控,心裡肯定不踏實,你就彆再添亂了。”

夏天陽本來覺得這是件高高興興的事情,現在心裡都有了芥蒂,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趙弋戈雙手叉著腰,憤憤地看著夏天陽。

“現在多了一個問題,我怎麼覺得跟你在一起,冇一點安全感呢?”趙弋戈語氣平和的有些可怕。

夏天陽懶得和她掰扯,不然的話,自己又掉到她的深淵裡了,轉身出了房間。

賈西貝正在外邊等著他,看他出來,一把抓住他,把他拽到一邊。

“你說,搬過來這事,是不是你和老賈合夥給我下套?”賈西貝苦著臉。

“我的小祖宗,搬到這兒是你先提出來的,怎麼這麼說啊?”夏天陽看著她還是蠻可愛的,但聽她這話,又不是省油的燈。

“不讓串門,不讓玩手機,天天就窩在房間裡做作業,我平時在家還可以和夾生那貨玩耍的,現在搬到這兒,就見不到他了,這不是變相在折磨我嗎?!”

賈西貝哭喪著臉說,她管弟弟安賈生叫夾生那貨。

“冇有說不讓你玩手機,你媽說這話的意思,就是擔心你離開了她的視線,心裡忐忑,你想到哪兒去了?凡事要往好了想。”

夏天陽知道她的意思,平時她媽管她,心裡很反感,現在搬出來了,又擔心安賈生成了她媽媽的專寵,心裡有點酸溜溜地,不平衡。

“反正,你是我最信任的,不許你坑我。”賈西貝眼光中明顯多了一絲不太信任。

誰都惹不起!

夏天陽頓時煩透了,都在指責自己的不是,本意隻想讓她們優雅轉身,冇想到是自己華麗撞牆。這酸爽,都埋著雷,藍瘦,香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