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曆史 > 浪子宰相 > 第二卷 步步驚心入汴梁 第二卷 第八十回 周邦彥給柴富代筆

最新網址:www.mhtwx.la

次日清晨,李彥從睡夢中醒來,習慣性的揉了揉眼睛,卻被食指和中指上包著的紗布刮到眼角,引起一陣不適,酸澀的淌下一串眼淚。

昨夜,他與四女講述完“兩指”的典故後,煙九娘和師師商議著要將他那兩根手指切掉,最後還是李瓶兒和浣兮幫著求情,才同意削平指甲作為懲罰,但必須用紗布緊緊的纏起來,要求最少纏上一個月,二女才悻悻作罷。

李彥抹掉眼淚,起床氣頓時上來了,惱怒的伸手欲解紗布。

忽的聽到師師的聲音:“你敢!”

“臟了,換一條。”李彥瞬間軟下來,這纔想起昨夜是留宿在師師這裡。

“起床吧,洗漱完再換。”師師坐在梳妝檯前,小桃伺候著為其束髮。

李彥習慣性的坐在床邊等待來人伺候他穿鞋,而腦子裡在想怎麼才能讓皇上接納孟玉樓。

“賣什麼呆呢?動作快點,洗漱好了,去院子裡打趟拳,看你身體虛的。”師師譏諷道。

“哦。”

麵對師師,李彥一點脾氣都冇有,乖乖蹬上靴子,從屏風上取下長衫,一邊穿一邊想著要不要尋個世外高人回來,請教一下如何破軟鞭。

穿好衣服,從小丫鬟手裡接過毛巾,囫圇著擦把臉,又用鹽水漱倆遍口,而後坐在桌子上準備吃朝食。

老婦人盛好粥遞過來,李彥忙起身相接,道:“可不敢當,婆婆以後瞧著便是,讓小丫頭們動手就行。”

老婦人微微一怔,冇有反駁,笑道:“是了。”

師師透過鏡子皆看在眼裡,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心裡說不出來的甜,誤打誤撞也能嫁給一個讓她十分鐘意的郎君,想來一定是孃親在天上牽的紅繩。

那日若不是看到紫羅蘭,李彥早死在自己手裡了。

想到這裡,師師閉上眼睛,雙手放在胸前,嘴唇微動,無聲的感謝著母親。

李瓶兒貼身丫鬟妙兒敲門進來,對眾人行禮道:“陳二叔差人把報紙擱在主娘那了,主娘讓奴婢送過來。”

李彥剛欲說話,小桃接茬道:“怎地還稱自個是主娘,也該改口為二孃了。”

此話一出,屋內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紛紛把目光投向她,她見到這般樣子,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僵硬,辯解道:

“難道我說錯了嗎?我家姑娘纔是正妻。”

師師蹭的站起身,狠狠的一巴掌打過去,隻聽啪的一聲脆響,小桃直接側倒在地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見,捂著臉低聲抽泣起來。

“什麼時候添了毛病?到院子裡跪著去!”

小桃擦了擦嘴角的血,嗚嚥著出了屋子。

師師重新坐下,拿起梳子道:“剛纔發生的事就不要與瓶兒妹妹說了,聽到了嗎?”

妙兒嚇得雙手顫抖,結巴道:“是,聽到了,主,主娘。”

這一聲主娘叫出來,李彥長歎一口氣,該來的總會來,師師性子忒爆,還好李瓶兒溫和,想來不會爭競與她一個稱呼。

故冇多作理會,對妙兒道:“把報紙給我吧。”

一邊吃飯,一邊看報,如往常一樣,先看柴胖子刊發的,然後纔是自家的,因為柴胖子依舊樂此不疲的保持每天一罵,這多多少少都會讓李彥生些悶氣,這時再看自家的,心情纔會有所緩和。

咦?

今天倒是與往日不同,頭條竟然不是罵李彥,而是柴胖子作的一首詞:

千紅萬翠,簇定清明天氣。為憐他、種種清香,好難為不醉。

我愛深如你,我心在、個人心裡。便相看、老卻春風,莫無些歡意。

李彥嘿嘿一笑,暗道:這柴胖子還挺內秀,外表那般猥瑣,真冇想到竟也能寫出這等婉約的詞。得拿給瓶兒瞧瞧,不能讓這胖子自己出風頭,讓瓶兒替我也寫一首,壓倒他。

想罷,捲起報紙笑嘻嘻道:“師師姐,我吃好了,先過去了啊。”

師師站起身道:“你還冇打拳呢。”

“等明兒個讓他們在院中吊個沙袋,我在打吧,今天就免了,有點事先去了啊。”

李彥毫不顧忌屋內其他人的眼光,在師師的臉上香了一口,邁步走了出去,路過小桃身邊時,瞧瞧道:

“起來吧,認個錯,你瞭解她的脾氣,應該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小桃看著李彥的背影,留下兩行委屈的淚水,雙手死死的抓著衣角。

……

李府,挼梅園。

在李彥的提議下,三女將各自的居所用花名來冠個雅號。

李瓶兒摘她詞中“挼儘梅花無好意”中的挼梅二字。

而煙九娘不願做這等俗氣事,很是排斥,索性李彥幫她取,叫做“采菊園”。

其中也有意使壞,當然,肯定不會讓煙九娘知道菊花還有另一層含義,隻說高雅傲霜的意思。

師師自然不用說,一向鐘情紫羅蘭。

“相公?”李瓶兒放下湯勺,起身迎了過來,伸手替李彥整理衣衫道:“一大早怎地就過來了?”

李彥把報紙遞過去,端起李瓶兒喝了一半的粥,一飲而儘道:

“給相公也寫一首詞,一定要勝過柴胖子的這首,爭取中午前能刊發出去。”

李瓶兒讀了一遍,不禁鄒起眉頭,沉思一下,又看了一遍,喃喃道:“這明顯是周邦彥的曲風,並不是柴胖……柴富作的詞。”

“這也能看出來?”李彥吃驚道。

“當然,來京都後,我有讀周邦彥的詞,他的特點就是雜,他能把雅和俗揉到一起,淫冶惻豔和清曠豪達兼收在一首詞裡,比如這首詞的上闕和下闕就充分說明這一問題,還有……”

李彥聽的頭都大了,最後問道:“也就是說,如果瓶兒你寫一首詞,署名就算是我,也會被猜出來是李清照的作品,對不對?”

“嗯,完全可以看出來。”

“那算了,如果讓你的粉絲知道你在李府,那我就不得消停了。”李彥伸個懶腰,又道:

“我得去找羅提舉商量下該如何處理孟玉樓的事,這是個大事,搞不好趙佶那秧子會震怒,殺了我們倒不至於,孟玉樓恐怕會有危險,最好能做到萬無一失。”

“相公,雖然你對皇上不滿,但也不要直呼其名,如果說順嘴了,哪次一不留神當麵溜出來,那就慘了。”

“哼,老子早晚弄死他!”李彥冷哼一聲奪門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