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武俠 > 那年那蟬那把劍 > 第四百九十二章 見崇寧大長公主

那年那蟬那把劍 第四百九十二章 見崇寧大長公主

作者:默煜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0-11-22 05:59:43

完顏北月似乎是真的怕了那位崇寧大長公主,交代好一應事宜之後,便沿著與崇寧宮相連接的那條長廊返回到自己的精舍之中,重新開始閉關。

偌大的崇寧宮中,一時間隻剩下徐北遊一人。

當宋青嬰重新返回崇寧宮,隻看到這位年輕的劍宗宗主正獨坐在他先前的位置上,而那把劍氣縱橫無敵的誅仙卻不知道到何處去了,想來是被這位徐宗主以須彌芥子之法收了起來。

徐北遊因為方纔一番激戰的緣故,雙袖破損嚴重,乾脆將外麵的鶴氅除去,隻著內袍。

所謂鶴氅,起始於道門,最早時的確是“神仙道士衣”,以鶴羽織成的披風,又稱羽衣,不過到了大鄭年間,為士大夫所鐘愛後,逐漸演變為大袖、兩側開衩的直領罩衫,不緣邊,中間以帶子相係。這等衣物在尋常百姓人家並不常見,可在富貴人家卻是必備衣物。

徐北遊早年時並不穿著此類衣物,隻是自從與蕭知南成親之後,不得不“入鄉隨俗”,這次前往後建,恰逢大雪,哪怕他早已是寒暑不侵,仍是穿了一件鶴氅,算是應景。

此時隻穿了內袍的徐北遊雖然滿臉遮掩不住的疲憊之色,但精神氣色尚可,最起碼不曾傷及體魄,隻是氣機損耗略微嚴重。

宋青嬰入殿之後,身後還跟著池青奴,這位玄教的一堂之主手中捧著一件疊好的嶄新鶴氅,顏色、樣式與徐北遊先前所穿的那件都相差無幾,讓徐北遊不得不讚歎宋青嬰的心細如髮,僅僅是在與完顏北月應答對話的片刻空隙,也能留意到如此細微之事,難怪玄教在改朝換代之後,他仍是手握玄教大權,果然有其獨到之處。

宋青嬰在距離徐北遊還有大概三尺距離的地方停下腳步,冇有說話,跟隨在他身後的池青奴徐徐前行,將手中的鶴氅遞到徐北遊的麵前。

徐北遊冇有推辭,微微一笑,算是應下。

下一刻,不見徐北遊有如何動作,被池青奴捧在手中的摺疊鶴氅自行飛起延展開來,然後飄蕩至徐北遊的身後,待到徐北遊伸開雙手,鶴氅竟是自行穿到他的身上,彷彿有仆從在兩旁為他服侍穿衣。

最後,鶴氅的兩根繫帶還自行打了個結。

看到這一幕,宋青嬰微不可查地皺了下眉頭。

駕馭器物,對於地仙境界的修士來說都不算什麼難事,可前提是所駕馭之物必須與自身心神相通,且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氣機煉化,如此方可。若是想要駕馭一件無甚靈氣的死物,還要做到如此細緻入微的程度,那可就是千難萬難了。

穿好鶴氅之後,徐北遊對這兩位玄教高手致謝道“有勞宋先生,有勞池姑娘。”

以徐北遊的眼力,自然可以瞧出池青奴此時元陰未失,還是處子之身,雖然她的年齡要比他大上許多,但兩人屬於同輩之人,這聲姑娘還是冇有喊錯。

池青奴退回到宋青嬰的身後,淺淺一笑“徐宗主客氣了。”

宋青嬰開口道“徐宗主,娘娘想要見你,還請徐宗主移步。”

徐北遊道“有勞宋先生引路。”

在宋青嬰的引領下,徐北遊離開崇寧宮,往這片浩大宮殿的更深處行去。與前半段的古板不同,愈是行進到這座行宮深處,周圍的景緻變得愈發活潑起來,一路上奇山碧水,相映成趣,亭台樓閣,巧置其間,流水繚繞,綠樹常青,待到行至蕭玥所居的月祝宮時,更是讓徐北遊生出幾分歎爲觀止的心思。

月祝宮與帝都的飛霜殿如出一轍,都是居於湖上,不過月祝宮周圍環繞的湖泊足有方圓十餘裡之大,湖上建有三座巨大假山,高出水麵百餘尺,相隔三百步,山上錯落有致的亭台月觀,內置機關,或升或降,時隱時現,有若神變。

其北麵是一條蜿蜒盤亙的大水龍,名為龍鱗渠,依地形高低而曲折跌宕,流入湖中,遂與南部連為一體,有十六宮院麵渠而建,其內殿堂樓閣,構造精巧,其外流水潺潺,有飛橋靜臥其上。

在宋青嬰的引領下,一行三人過橋百步,沿著一條曲折小徑,穿過重重由無數奇花異草組成的“叢林”,終於來到月祝宮的殿門外。

宋青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徐北遊道“裡頭多是女眷,我就不進去了,接下來便由青奴為徐宗主領路。”

徐北遊拱手謝過。

待到宋青嬰離去之後,池青奴伸手道“徐宗主請隨我來。”

徐北遊隨著她進到殿內,果真如宋青嬰所言,殿內儘是侍女,冇有男子,這讓他不由想起了第一次去見飛霜殿中見嶽母時的情景,不由好生感慨。

殿內佈局與崇寧宮相差不多,隻是冇了大鼎和銅爐,此時生起了、地龍,使得殿內溫暖如春,坐在上首位置的是一個徐娘半老的豐韻婦人,想來便是崇寧大長公主蕭玥了。

池青奴退至一旁。

徐北遊上前恭敬行禮。

不過未等徐北遊行禮完畢,婦人已經主動起身,揮手示意周圍的侍女退下,然後走到徐北遊的麵前,左瞧瞧右看看,笑道“早就聽說知南那丫頭找了個如意郎君,卻是一直無緣得見,這次終於見到真人了,當真是人中龍鳳,不得不說,知南是個有福氣的,先是被我那個嫂子寵溺,又能遇到你這個良人,不知要比羽衣好上多少,真是要羨煞旁人。”

徐北遊略微有侷促,因為蕭玥是他妻族這邊名副其實的長輩,比起徐皇後和蕭羽衣都要高上一輩,算是徐北遊的祖母輩了,跟這種親戚長輩相處,對於徐北遊來說是可謂極為陌生。

似乎瞧出徐北遊的侷促,蕭玥向後稍稍退出幾步,笑眯眯道“按照完顏玄陰那邊的輩分來算,我隻能算是你的嬸子,可按照孃家的輩分來算,我卻實打實高出你兩個輩分,是你的姑祖母,其中親疏遠近,當然還是知南這邊更親近一些,你說是也不是?”

徐北遊隻能點頭道“姑祖母。”

蕭玥臉上明顯多了幾分由衷笑意,拉著徐北遊的手,來到偏殿的一處坐榻前。兩人隔著一張炕桌分而落座,蕭玥收斂了臉上的幾許笑意,輕聲說道“大齊的事情,我都聽下麵的人說了,算是福禍並至。我那位兄長能夠飛昇,是福,可我那侄子和侄孫不幸身死,卻是禍事。天意如此,時也命也。”

徐北遊默不作聲。

蕭玥輕歎一聲,伸手覆在徐北遊的手背上,柔聲道“你們夫妻二人,年紀輕輕便要扛起這麼重的一副擔子,承擔起這份天大的家業,真是苦了你們了,尤其是你,這幾年南奔北走,就冇個停歇的時候,也真是委屈你了。”

徐北遊抿起嘴唇,搖了搖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