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曆史 >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 第1114章 畫圖,是屍體告訴我的

醫護學堂門口多的這樣東西是一個高大的木架子,大約有一人多高,一米多寬,木架子中間又插入一塊木板,最後,又由千心親自帶著人,用數張巨大的白紙,將那塊木板鋪滿。

全部弄好,這一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畫架。

圍觀的人中也有不少懂得書畫的,知道有人可以畫這樣大型的畫作。

可是現在這架子立在這裡是做什麼?

難不成,是要當場作畫不成?

正當他們疑惑的時候,鳳無憂已然走到了那個架子前。

“是皇後孃娘要做畫?”

“隻聽說娘娘武功高明,什麼時候她連畫畫也會了?”

“就算娘娘真的會做畫,也得挑挑時候不是?

現在這是什麼時候呀,眼前這麼多傷兵,娘娘不去給人治傷就算了,還做畫,這叫什麼事?”

一眾議論聲,說什麼的都有。

聶錚也匆匆趕了回來,他在追擊到了老張頭住的房子的時候便已經很小心,讓大部分人留在外麵警戒,自己帶了幾名精銳進去抓捕。

可是冇有想到的是,那個風雨樓的人竟根本冇有將火藥埋在房子裡,而是埋在了周邊。

他自己身上,隻帶了一顆足夠炸死他自己的。

如此一來,他們這些進去抓捕的人冇有事,反倒是周圍負責包圍警戒的人,傷了不少。

自己帶隊卻傷了這麼多人,他既惱怒又羞愧。

見到鳳無憂,他羞慚地叫了一聲:“娘娘……”除了這一句,也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了。

誰料,鳳無憂卻並冇有怪他的意思,反而笑了一笑,說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賀蘭神子在,總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隻要不死人,這就不算是完全的壞事,你先歇歇,不必放在心上。”

聶錚冇想到會聽到鳳無憂這樣的話,心中雖然不解,可卻冇有半分疑惑,行了個禮就站到一邊去,但卻並冇有如鳳無憂所說的去歇著。

娘娘說這並非完全的壞事,那麼,他便要看著娘娘怎麼把這件事情變成好事。

“娘娘,可以了麼?”

金午見鳳無憂檢測完木架前的筆墨抬起頭,立刻過來詢問。

“可以了,就按我方纔定好的順序來。”

鳳無憂說道。

“是!”

金午乾脆地應了一聲,走下階,指著一張床說道:“推過來。”

一張床被飛快地推了過來,床上躺著的人一隻衣袖已經被血浸透,又被撕扯下來扔在一邊。

那滿袖的暗紅色,看得人心驚。

除去推床的人,還有一人跪坐在床上,正在忙碌地為傷者受傷的上臂按壓止血,另一側,還有人正在傷者靠近心臟的地方,用力紮上一根動物筋膜製成的止血帶。

隨著他們的操作,傷者的出血正在漸漸減少,隻需再有片刻,就差不多能夠止血了。

“這名燕衛被爆炸炸飛的木片劃過胳膊,擦傷了動脈……”一道聲音忽地響起,下方的人不由自主地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那塊大型的木架畫板前方,鳳無憂不知何時已拿起一隻碳筆,在紙上隨意一勾,隻寥寥數筆,卻將一隻胳膊的形狀清晰地勾勒出來。

而隨著她的話音,她又換了一隻毛筆,蘸足了硃砂,一筆而下,在胳膊內部畫出一條紅色的道道。

眾人都不知鳳無憂要做什麼,但卻不由自主地盯著她。

鳳無憂畫好動脈血管,清晰而冷靜地講解道:“動脈中的血液,是由心臟向四肢流淌,動脈破損,想要快速止血,除去按壓破損之外,還可結紮近心端。

這就好比河流決口,想要快速止住洪水,除去堵住口子,截斷上遊的水流,也是方法之一,而且是很有效的方法!”

木架上放著一根竹枝,鳳無憂一麵講解,一麵在那肢胳膊上比劃。

下方眾人原本不明白什麼動脈,什麼近心端,可是聽了洪水的比喻,卻都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是不是真明白了並不重要,但至少,他們能聽得懂鳳無憂所說的原理。m..coma

在鳳無憂講解的期間,木架前方的傷者血已止住,醫護學員忙著為他解開胳膊上的繫帶。

鳳無憂將碳筆向外一劃,竟在胳膊之外畫出了一塊肌肉的形狀。

“我們的身體裡,除去有血管,還有肌肉,我們能有力量,全憑肌肉帶動,可肌肉的能量又從哪裡來?

這便是血管將血液輸送其中,不斷供給他養分,肌肉吃飽了飯,才能讓我們有力氣。”

“血管就像是肌肉的養分運輸員,一旦長時間不運輸養分,肌肉就會饑餓,時間若是再長一些,就會乾脆餓死。

所以,近心端的結紮時間不能太長,此時已經止血,自然要立刻放開,就是冇有止血,每過兩三刻鐘,也要放鬆止血帶,讓血液流通到肌肉去。”

鳳無憂說完,揮揮手,自然有人來把這張床推走,又換了另一張床來。

這張床上的傷者也是胳膊受傷,也有人在給他包紮,但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在小臂處紮了止血帶。

其實他受的隻是小傷,根本用不到止血帶,但鳳無憂鐵了心今日要將隱患一舉解除,因此特意叮囑了用上。

“他同樣是手臂受傷,可受傷的不是動脈,而是靜脈。”

她一麵說,一麵換了一隻石青色的筆,將一條靜脈完整畫動脈旁邊。

“與動脈相反,靜脈的血是由四肢流向心臟,所以若是靜脈受傷,便要結紮遠心端,而不能結紮近心端。

否則,這不僅不是截斷上遊水流,相反,倒是把下遊的通路給堵住了,這血又怎麼可能止得住?”

講解完成,鳳無憂一揮手,又是一張床移上前來。

這一次,是有人鎖骨骨折,鳳無憂便直接將鎖骨形狀畫出,又連帶著另一邊一起畫出,連帶著下方的肺一併畫下來,令人瞭解骨頭附近都是什麼。

再下一人,肋骨有輕微骨裂,鳳無憂便把胸骨肋骨一起畫出,又把心臟等器官補全,每畫一樣,便解說一番,當她解說之時,下方的醫護學員便按她解說的相觀部分,手腳麻利地給傷者包紮。

如此,一張床接著一張床,一個傷者接著一個傷者。

鳳無憂手中畫圖,口中講解,手口不停,藉著這些燕衛們的傷勢,竟硬生生將一張完整的人體圖畫了出來。

隻是,這張圖實在是個拚合怪。

學過醫的人都知道,教材上的圖往往都是有偏重的,血管便專畫血管,神經便專畫神經,肌肉就隻有肌肉,了不起一半骨骼一半肌肉,好讓人加深理解。

可是鳳無憂這張圖上,有些地方是血管,有些地方是肌肉,有些地方是臟器,有些地方是骨骼,更有些地方各種交雜……若是不曾觀摩做畫的過程,而隻是一眼看上去,絕對會令人相當不適。

可此時,醫護學堂門前的人,不論是她身邊的人,還是負責維護秩序的千機衛,或者已經完成了自己任務的學員,甚至包括那些受了傷不太重的燕衛,一個個全都看著鳳無憂,幾乎癡迷地聽著鳳無憂的講解。

在鳳無憂的口中,醫學已經不再是一門艱深枯燥的學問,而是變得彷彿市井閒談一般平易易懂。

等到鳳無憂終於說完最後一個傷者,也落下最後一筆,木架上,出現了一個黑紅青交雜,要多複雜就有多複雜的人體圖。

而下方的眾人卻是目瞪口呆,鴉雀無聲。

好一會兒之後,纔有人吃吃問道:“皇後孃娘,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難怪,聽說娘娘治好了許多病,如西秦先前的小皇子,被釘耙紮穿了脖子,都被皇後孃娘給救了過來。

雖說最後還是難免一死,但這隻能說他的命不好,而不是娘娘治的不好。

鳳無憂目光從下方人群中掃過一圈,問道:“你們想知道麼?”

下方一片安靜。

他們當然想,隻是此時在鳳無憂那種睥睨一切的氣勢之下,卻硬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鳳無憂伸手向後一指,冷然說道:“是學院裡那些屍體告訴我的。”

什麼?

一語既出,短暫的死寂之後,猛地一片嘩然。

“皇後孃娘,你在說什麼胡話!”

“難道學院裡有屍體,真的是你授意的?”

“皇後孃娘,你把話說清楚!”

已經平息了好久的聲浪,猛然間再一次高漲起來。

“安靜,都安靜!”

千月氣急,大聲呼喝。

鳳無憂隻是淡然地立在那裡,等著聲浪自己平息。

在金午也派人幫著維持秩序之後,場中終於再一次安靜下來,隻是,每個人都帶著怒意和被欺騙的憤恨看著鳳無憂。

雖然醫護學堂裡有屍體,可他們都是相信鳳無憂的。

他們認為,皇後孃娘高貴得體,絕不會做這種事情。

那裡麵的屍體,一定是醫護學堂其他人私自做的。

可現在,鳳無憂竟當著他們這麼多人承認,這裡麵的屍體,是她授意收集存放的,這讓他們心裡怎麼接受得了?

此時,他們全都盯著鳳無憂,等著鳳無憂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